回首頁 高雄醫學院的孕育 高雄醫學院創辦 陳啟川捐地說明
高雄醫學院創辦史
高雄醫學院創辦史

【前言】

位在高雄市的高雄醫學大學,前身為高雄醫學院,於1954年創辦,是第一所由台灣人自行創建的醫學院。這個崇高的抱負源自於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杜聰明教授,而幫助他實現這個夢想的人則是高雄士紳陳啟川先生。可以說高雄醫學院是這兩人共同合作、開花結果的優良作品。

陳啟川先生慷慨捐出11甲地作為高醫校地,並擔任第一屆高醫董事長籌備建校資金。其中協助高醫創辦的還有一位重要的「媒婆」蔡景軾先生,為高雄市議會主任秘書。由於杜聰明博士常於臺北與教育部交涉,高雄的一切事務皆仰賴蔡景軾主祕處理。在貴人相助與政府支持之下,當地有力人士也紛紛響應,高醫從取得校地到開學典禮只花了3個多月的時間,堪稱台灣辦校的奇蹟,至今高醫已成為南台灣培育醫界人員最重要的搖籃與醫療重地。

高醫建校至今已超過六十年,當年創辦過程的細節或有遺忘,為此我們蒐集並調閱大量史料,包含:教育部、臺灣省政府、省教育廳、高雄市政府之《公報》、公文檔案,以及《杜聰明言論集》等資料以供佐證,再現高雄醫學院創建歷史真相。

【高雄醫學院的孕育】

創辦背景與杜聰明博士

國民政府來台初期,最早倡議設立醫學院者,為台中黃朝清,並聘杜聰明為顧問;但因「二二八事件」被迫中止。1953年(民國42年),全台灣有三千家藥店,藥劑師嚴重缺乏;時任台大醫學院院長的杜聰明先生決定增設牙醫學系及藥學系,但要達到一家藥店配一名藥劑師,僅憑每年畢業生數量,要等上100年。如不從速創辦醫學校,將無法維持全臺保健衛生工作。鑑於此,政府鼓勵私人興學,創設私立醫學院,解決醫療人才及設備荒,同時滿足民間對高等教育的需求。

杜聰明博士於1953年所著之《創設私立瀛洲醫學院旨趣書》中,論及1950年代台灣社會的高等教育資源稀少,醫學院、醫療設備、醫師更是緊缺。其時,台灣為中華民國文化水準最高之省份,民眾對子女教育尤為關懷。學齡兒童就學率高達84%,有百萬之眾,中學也超過200所;但到高等教育,剩下7所,包含1所大學,高中職畢業生大多數無法升學就讀。

台灣優秀青年有志於從醫者,歷年皆佔多數;全台醫師也莫不希望其子弟繼承醫業。對比國外,美國有79間醫學校;在日本,以面積與台灣相等的九州而言,已設有九州、長崎、熊本、久留米、鹿兒島等大學之醫學部。而台灣除軍事國防醫學院外,僅有一所台大醫學院而已。此外,台灣的私人診所中很少有病床,病人多無法住院治療。因此,杜聰明規劃私立醫學院附屬醫院,以提供住院服務;並聘請開業醫師、專家兼任教授,彼此互通有無,這是目前公立醫院機構還達不到的優點。

於是,在杜聰明先生等人的發起下,籌備創立「私立瀛洲醫學院」,向教育部提出申請。校址擬定於臺北市南京東路之國民中學預定地,但已遭難民擅自建立許多小房屋;若購買私人鄰地,2至3甲地要價一百萬元,購地有困難。杜聰明的女兒嫁至板橋林家,林家有地願捐,但因1949年那塊地居住者複雜,事實上已被軍方佔領,軍方要求遷移費數百萬元,還不如用那些錢另外購地;所以蓋醫學院的土地仍然沒有著落。杜聰明感到,資金尚可集眾人之力想辦法募款,最重要的是,理想校地難尋。在臺北努力年餘,但均落空。

創設於高雄的動機與理由

1954年(民國43年)6月,在一場醫學理監事會議上,高雄出身的徐傍興醫師力勸杜聰明來高雄設校。徐醫師提及已託人覓地,還要樂捐150萬元,並自願擔任外科教授。剛好不久後的7月1日,南華化學工業公司在高雄召開董監事會,身為監察人的杜聰明需南下赴會,可同時就近調查校地情形。此行也拜訪了高雄市議會,受到陳武璋副議長及蔡景軾主任秘書的熱烈歡迎及支持。

陳副議長談及,多年來,市議會時常向政府請願要創設大學,苦於沒有經費,至今無法實現。蔡景軾也補充,在日治時期,高雄市就有設置熱帶醫專的打算,甚至連設校預定地(約10甲地)都規劃在案;如果在高雄設校,一定會受到市民歡迎。杜聰明聽完非常興奮,急著去看土地。

隔日,蔡景軾親自帶杜聰明一行人前往林德官視察。這是一片約80甲的廣大水田,為都市計劃區的公園候補地。蔡景軾說,其中的10甲設校預定地,已於今年五月答應省政府撥出一半,作為高雄女師(後改制為高雄師範學院,現為高雄師範大學)建校之用,所以現還剩5甲地。杜聰明認為5甲也夠了,因為在臺北找了一年,連1、2甲地都很難找到。高雄市能那麼快找到,又是公家地,已很滿意此行收穫。杜聰明表示第二天要立刻前往高雄市政府洽談。

回程中,杜聰明等一行人搭吉普車經過現在的五福路及中山路口,即今大立百貨公司及中央公園附近時(當時是一片農田,什麼建築都沒有),看到田地間一棟很氣派的洋式建築物,杜聰明問及,蔡景軾說是陳啟川先生私宅。杜聰明與陳啟川也是老友,就臨時起意拜訪。

陳啟川看到杜聰明,甚表歡迎,就問他:「今天什麼風把你吹來?」杜聰明說了來由,陳啟川想了一下便說到:「如果你們缺少土地,我家在建國一路邊監獄附近(現在的道明中學附近,從前有個監獄)有三甲多土地,如合適就拿去用吧!」杜聰明聽後又驚喜又興奮,沒想到在臺北努力了年餘,沒有辦法實現的願望,在這三言兩語中,竟然作夢似的實現了,直說:「太好了,太好了,不過……。」陳啟川問:「不過什麼?」杜聰明答說:「三甲地當然可以設校,但如果要辦一所像樣的大學,恐怕嫌小一點。」陳啟川聽後思考了一番,由於他年輕時曾留學日本慶應大學,仰慕創辦人福澤諭吉熱心教育,讓他也想在臺灣辦一所像慶應一樣優秀的大學。此次能在高雄建立醫學院及附屬醫院,就他本人而言,正好圓了年輕時的夢想;於是對杜聰明說:「如不嫌太偏僻的話,我們家在安生村有十甲多田地,就拿去用吧!」杜聰明及在座人員一聽到,高興得不得了,本來想請公家撥用5甲土地,沒想到陳啟川先說要捐3甲地,後又答應捐10多甲土地,對陳啟川先生的慨捐義行,表示由衷敬佩。

拜訪完陳啟川後,蔡景軾主秘立刻陪同杜聰明等人前往安生村察看,當時所見是一片水田,沒有任何房子,連三公里以外的火車站都看得到,大家說離火車站這麼近,以後坐火車就很方便。一行人甚感滿意,懷著充滿希望的心情踏上歸途。

隔天一早,陳啟川親自引導杜聰明往該地點視察,杜聰明觀察到地面平坦開闊,且地勢高,排水容易;地點近高雄火車站,交通非常方便,覺得此片土地將來會是高雄市的中心,實為最適當的校址,遂決定將醫學院創辦於高雄。

創辦經過與校名由來

1954年(民國43年)7月26日,杜聰明在偶然間得到陳啟川先生慷慨捐地之後,上呈公文給臺灣省教育廳,籌設私立高雄醫學院。他帶兩本厚厚的教育法令到高雄,拿給高雄市議會主秘蔡景軾看,發現要設立一所學校,至少要花一年半時間。首先須成立財團法人,再成立董事會,再興建校舍、添購設備、圖書、聘請教師,報請教育部准予招生,才可以公開招生。於是成立籌備委員會,推舉陳啟川為主委,以高雄市長謝掙強、議長孫媽諒及杜聰明為副主委;主任秘書蔡景軾為總幹事,共同推動各項事務。

7月26日晚上6時,正式籌備開辦「私立高雄醫學院」,於臺北市圓山飯店成立私立高雄醫學院第一屆董事會,杜聰明先生推舉陳啟川先生為董事長。其中最重要的項目,即會後舉行的懇親晚餐會,以陳啟川、杜聰明兩人聯手合作的名義,招待教育部長張其昀、台灣省政府主席嚴家淦、教育廳長劉先雲、財政廳長陳漢平等重量級官員,得到大力鼓勵與指示,並取得其認同,有助於私立高雄醫學院,日後能迅速奉准招生、獲得省教育廳1百萬元圖書儀器之補助。

關於校名,杜聰明原希望取名為「瀛州」,意為神仙居住之地;而「瀛州」也曾是臺灣古稱。但由於「瀛」字筆畫多又難寫,另有人提議將「瀛州」改為「高雄」,獲得大多數人贊成。更重要的原因是,如果以「高雄」為名,校址一目瞭然,不言自明,遂決定將校名定為「高雄醫學院」。委員會期許「私立高雄醫學院」將來能發展為「私立高雄大學」,並召開第一屆董事會。八月初,杜聰明等人前往台南拜會仕紳,募捐資金;幾經磋商,最終由陳啟川先生答應設法負責第一期開學款項。身兼彰化銀行常務董事的陳啟川先生,調度新台幣200萬元,以資融通,籌足開學所需。

省政府對建校也深表支持,主席嚴家淦先生表示:「這事情教育部非常重視,私人辦學是須要鼓勵與放寬尺度,現在高雄大學先辦醫學院,如醫學院籌備手續完備後,在省政府立場,當儘力幫助,將來在原則上可再予商量」。8月中旬,杜聰明突然接到通知,教育部指示可先行招生,要高雄醫學院發公文請教育部批准。公文一經發出,9月1日教育部即正式准予招生。

為何會這麼快?蔡景軾一頭霧水,問杜聰明:「我們既無教室,也無設備,更遑論教師,什麼都沒有,要如何招生?您是在開玩笑嗎?」這也難怪,因為自陳啟川答應捐地建校至今,還不滿兩個月!

關鍵人物是當時的教育部長張其昀先生,有鑑於以前政府對於私人興學往往採取嚴格限制,張部長認為光靠國家力量,無法興建那麼多學校,需要民間幫忙。況且歐美許多國家的私校都辦得比公立學校好,於是鼓勵私人興學。張部長很尊重陳啟川先生、杜聰明先生的人格、智慧、能力、理想與名譽。堅信他們兩位所辦的事絕對不會有問題,以陳啟川在高雄地方的為人與實力,以及杜聰明在臺灣醫學界的聲望為信任的基礎,連校舍都沒有蓋好,就特准招生。

接到教育部核准公文之後,蔡景軾馬上成立「招生委員會」,準備所有文書、庶務工作。原職為高雄市議會主任秘書的蔡景軾認為,能促成高醫的成立,對高雄市絕對是好事,所以只要他能做到的,就用公餘時間盡力幫忙,多年來從不間斷。難怪有人戲稱他扮演高醫的「三婆」,即「媒婆、產婆、看顧小孩的老阿婆」,為後人所稱道。

回顧最初從「私立瀛洲醫學院」的創設構想,到「私立高雄醫學院」的一手創校,其中最困難之處,就是建校校地難求;如果沒有校地,一切將淪為空談,因此陳啟川的慷慨捐地,可說是最重要且為最寶貴的資產。據杜聰明於其《回憶錄》,頁136-137中稱:「最初筆者自臺北往高雄,單買一張火車票下南而已,沒有基金,沒有經費,有一塊校地而已。」「私立高雄醫學院創辦在高雄之主要原因,是由陳啟川樂捐十甲(按為11.4637甲)校地而開始。」

【高雄醫學院創辦】

招生時期與校舍情況

回顧當初1954年(民國43年)7月3日,陳啟川慨捐土地,才過24天,即成立高雄醫學院董事會,登記財團法人,並向教育部提出申辦學校;而自提出申請,到教育部「姑准」招生,才35天;共計不到兩個月,就完成以往要花費一年半時間以上的建校過程。高醫第一屆畢業生,前高醫中和附設醫院院長林永哲稱,實為奇蹟。

高雄醫學院成立的奇蹟

依法令規定設立一所學校須要之條件
籌備 民國43年7月3日 陳啟川捐地。
成立董事會登記財團法人 民國43年7月21日 成立:陳啟川為首任董事長。杜聰明為首任院長。
向教育部提出申請辦學校 民國43年7月27日 杜聰明提出(24天)。
興建校舍 無(借用愛國國小校舍)。
教育部核准招生 民國43年9月1日(35天)。
考試及放榜 民國43年9月18日考試(試場:高雄中學)828人報名。
民國43年10月8日錄取61名(報名費20元)。
成立暨開學 民國43年10月16日開學(24+35+45=104天)。

資料來源:林永哲院長提供。

教育部准予招生後,因為當時校舍還沒有著手興建,根本沒有校舍可用。杜聰明天真的跟高雄市議會主秘蔡景軾說:「借你們議會樓上的小會議室上課如何?」蔡景軾答道:「杜聰明,這是公家機關,怎麼可以借給私校使用?」忽然間,蔡景軾靈機一動,想起離學校預定地不遠的愛國國小,兩前年曾出借大禮堂及一間教室給高雄市「地方自治幹部訓練班」使用,或許可派上用場。蔡景軾隨即陪同杜聰明等人前往該校拜訪王明德校長。

愛國國小當時四周環繞着綠油油的水稻田,北面的十全路是木麻黃樹夾道的牛車砂石路,不是柏油路,附近有幾家農家的房子,還有一家屬於安生里的廟宇保安宮,東面緊貼着通往岡山、台南的公路(民族路),西邊可遙望壽山,以及山腰的臺灣水泥廠和挖水泥的工作人員,南邊可看到隔開市區的臺鐵鐵路,整個校園座落在非常寧靜的農村環境裏。

王校長非常高興見到聞名已久的杜聰明,在瞭解來意後,王校長表示非常歡迎,不過指出最後決定權是屬於教育科長及市長。因此,杜聰明與蔡景軾一行人又馬不停蹄轉往高雄市政府,得到馬誠久科長及謝掙強市長的欣然同意,經公文往返,得到正式批准,於是解決了一件大問題。

9月9日,杜聰明於高雄市議會會議廳,舉行私立高雄醫學院招生報名座談會。9月10日,假高雄市三民區十全一路愛國國民學校,正式掛上「私立高雄醫學院」牌匾,為臨時校址,開始新生報名工作。9月11日,私立高雄醫學院新生報名考試截止,報名學生計828名。

1954年(民國43年),臺灣的大學包括臺灣大學、省立工學院(成功大學前身)、臺中農學院(中興大學前身)3所,它們都已於9月1日開學上課,但高雄醫學院卻於9月10-11日才開始招生工作。固然一些參加大學聯招落榜的人都來報考,連已上榜已有學校唸的人也來報考,像高雄醫學院創校醫科第一屆學生蔡瑞熊,後來曾擔任高醫校長,他雖已考上臺大藥學系、成功大學化工系等科系,但高雄醫學院招生時,他亦來報考。

另一個特別的例子,是民國82年至89年擔任高醫院長的林永哲,當時他已考上臺大並就讀臺大藥學系兩三個月,然而因父親之命回來參加高雄醫學院的考試,最後留下來當高醫的第一屆學生。林永哲院長回憶道,雖然當時相比臺大讓他深感失望,但父親不斷鼓勵他,並說這是杜先生與陳先生共同創辦的,他很信任這兩位的人格與能力,一定沒有問題。林永哲院長於民國49年從高醫畢業,服完一年兵役後於民國50年進入外科當住院醫師,而後遠赴日本福岡國立九州大學第一外科研習心臟外科,在六年中打下心臟外科紮實的基礎並獲得九州大學醫學博士學位。民國62年林永哲院長回母校擔任外科教授與主治醫師,並積極籌劃開心手術團隊之設立,終於在民國67年成功完成了台灣中南部首例開心手術,使得隔年民國68年台灣首次的醫院評鑑,高醫得以和臺大、榮總、三總等校舍落成;民國45年,第二棟校舍落成;民國46年,第三棟校舍落成。一年蓋好1棟,建築樣式與北部國家醫院並列四大一級教學醫院,從此建立高醫在南台灣獨霸地位。

高雄醫學院開學典禮的會場就在國小禮堂,約一百坪寬大的木造大房子。沒有天花板裝飾,光禿禿的樑脊,看起來有點像倉庫。場地雖然簡陋,典禮儀式和過程卻極為隆重莊嚴,典禮於10月16日上午10點16分準時開始,各界人士共襄盛舉,完成了具有歷史性意義的高醫成立暨開學典禮。

但對高醫超乎尋常的建校及招生過程,社會上也有反對聲浪。最主要的反對人物為醫界元老翁瑞恆博士,他是哈佛大學醫學博士、北平協和醫院院長、醫學教育制度改革委員會元老、美國醫藥援華會副會長兼駐華代表,及中國紅十字總會會長。翁瑞恆曾行文至教育部及臺灣省政府,指責高雄醫學院沒有經費、校舍、儀器、圖書,還借用小學禮堂充當教室,如何能辦大學?成何體統?他並揚言要終止美援醫藥援助,請教育部不可核准招生。此外,報紙輿論也批評,說只借4間國小教室,怎麼能辦大學?

杜聰明對此不為所動,樂觀以對。借到場所之後,馬上設計使用分配並開始布置。大禮堂方面,將其分為三部分,一為教室,約佔四分之一;二為寢室部分,約佔二分之一。寢室是打通舖,當時大概只有30名學生住宿,其他學生有的住家裡,有的住外面;剩下的四分之一做為圖書室、交誼室、餐廳綜合使用;而炊事場則設在外面,廁所則與國小共用;教室方面,全部充為辦公室。整個禮堂都用箱子做隔間,空間分配布置都由蔡景軾一人承辦。高雄醫學院師生就這樣子在寄人籬下的環境下,每天配合著愛國國小學生的上、下課鐘聲,開始大學課程。唯一不同的是高雄醫學院一週上課五天,休息兩天。在這樣的環境,曾經有人好奇地問到高雄醫學院是小學畢業就可唸的,還是初中畢業就可去唸的

所幸開學後,一切皆快速步上軌道,仰賴擔任高醫董事長陳啟川先生的經費籌措,無論是募款或自身擔保借款,皆使初期辦校的建設與規劃得以落實。高雄醫學院成立第二年(1955年),第一棟校舍落成;民國45年,第二棟校舍落成;民國46年,第三棟校舍落成。一年蓋好1棟,建築樣式與臺大藥學系建築一模一樣。三棟校舍建好後,大家都笑說一棟一棟的,好像兵營一樣。

1955年(民國44年)5月16日,第一棟校舍落成。11月19日,全校教職員生便自愛國國小遷至新校舍上課,將所借用大禮堂與教室還予愛國國小。

杜聰明回憶高雄醫學院之得以快速成功的原因,主要有四點:

  • (一)地理環境的要素,及高雄人熱忱的想要有一所本地大學
  • (二)市議會之支持,尤其是孫媽諒議長及蔡景軾主秘的全力配合
  • (三)董事長陳啟川先生一肩扛起籌措第一學期學校經費的責任
  • (四)教育部好意放寬規定,以資鼓勵及盡量指導

私立高雄醫學院之所以能如此順利招生放榜,實為杜聰明與陳啟川兩人通力合作的成果。杜聰明負責學校行政、與教育部聯絡往來,由原本瀛洲醫學院籌備委員會創辦人,改名為高雄醫學院創辦人,以此向教育部申辦籌備招生等手續,因而博得創辦人之美聲。而同時催生的陳啟川則於慨捐校地之後,負擔董事會的監督與募款、經費籌措等工作,卻錯失並列高雄醫學院創辦人之名,實為令人惋惜之處。

初期經費來源

據杜聰明於《回憶錄》中稱,最初杜聰明自臺北往高雄單買一張火車票而已,沒有基金,沒有經費,主要因為得到一塊由陳董事長啟川所樂捐的11甲校地,才得以創辦私立高雄醫學院。且自1954年(民國43年)7月2日,杜聰明與陳江山拜訪高雄市議會,開始籌備工作,至同年(民國43年)9月1日,教育部正式核准招生考試,其間僅2個月而已;又身為臺灣第一所必須自籌財源的私立大專院校,於倉促創校之後,沒有財團金援的高雄醫學院,便無時無刻不面臨強大的財務壓力,因此缺錢,一直是高雄醫學院創辦初期近十年以來最大的困擾。

杜聰明於1956年(民國45年)9月22日,〈對高雄醫學院家長會致辭)中指出:「現在專任教職員36人,每月薪水要3萬7千元,連兼任教員及寄宿費,計約5萬元,學生實習及教學研究費、水電、辦公費等,約5萬元,計要10萬元,1年經常費要約120萬元,由200名學生平均負擔,一年平均,一個學生,平均一年要6千元,每學期學費僅收1,250元,欠344元,今後還要增加之附屬建築、附設醫院之設備費100-150萬元,將由附設醫院的一筆收入來維持,所以現在可以說是最困難時期。」高雄醫學院創辦初期的經費來源,主要如下:

  • (一)高雄醫學院初期的開辦費用,主要由陳啟川負責籌措


    據杜聰明自述,創辦初期「雖然各方面人士雅意樂捐,但是因為時間縮短,還未盡量舉行樂捐, 董事長陳啟川兄(遂)決心負擔第一期計畫經費全部之責任」。陳啟川自1947年(民國36年)至1951年(民國40年)擔任彰化銀行董事,之後亦長期擔任常務董事。由陳啟川主導,向彰化銀行借款新台幣200萬元,以資融通。學期中,學院的經費發生困難時,皆由陳啟川設法調現、應付。
  • (二)董事會董事的捐款


    如徐傍興董事樂捐30萬元;唐傳宗董事捐贈部分鋼筋。
  • (三)學生註冊費收入


    學生註冊費每學期為1,045元:第一學期學生有61人,每年學費收入為127,490元;第二學期學生共有128人(一年級58人、二年級70人),每年學費收入為267,520元。
  • (四)捐款生家長捐款


    高雄醫學院初期仿照日本私立醫科大學,招收捐款生,比例約一半,這批捐款生入學考試成績,不是那麼優秀,但每個人在學費之外,還得贊助學校十萬至二十萬元不等。董事按規定每人應捐10萬元,以利其兒子入學。但至第3屆(45學年度)新生招考,遵照教育部指示參加「專科以上學校聯合招生委員會」共同招考,已無捐款生名額。而第1棟校舍的總工程費計共新台幣165萬元,金額及物資大部份由有志者及家長捐贈。
  • (五)臺灣省政府補助100萬元,作為採購圖書、儀器設備之用


    1955年(民國44年)2月4日,高雄醫學院向臺灣省政府提出購買圖書儀器新台幣100萬元目錄清單。至1956年(民國45年)7月,已分別向歐美日本採購各種醫學儀器。
  • (六)各界樂捐所得


    各界樂捐進款,實為高雄醫學院主要收入。至1956年(民國45年)7月,樂捐所得成為該校基金,共為166萬。
  • (七)利息收入


    陳啟川將董事會所收捐款,存置其所經營的南和興產股份公司,以利生利息。1963年(民國52年),據董事會報告,陳啟川董事長保存的公款,本金為5百多萬元,8年多來的利息,記7百多萬元,合計為1千2百多萬元。
  • (八)銀行貸款


    1966年(民國55年)10月1日,高雄醫學院新舊任董事長與院長同時交接。在典禮現場,陳啟川拿出儲金簿,表明他已將所保管1千3百萬元基金,交給新任董事長洪壽南,將用於建立附設醫院。

但由於經費所需龐大,基金不足以支付;經董事會決議,以醫學院現有未使用土地,向外抵押貸款。除由董事長洪壽南、董事陳啟川、林石城、魏火曜、唐智、黃坤榮、徐傍興、陳啟清、游彌堅、翁鈐、李順利諸先生為貸款連帶保證人,逕向銀行貸借外,並由社會各界暨校友學生踴躍捐款補充。共計貸款2300萬元,以補助醫院興建。

1970年(民國59年)3月,經高雄醫學院董事會決議,新建附設醫院定名「私立高雄醫學院附設中和紀念醫院」,以創辦人陳啟川令尊陳中和為名,以示敬意。同年6月30日,醫院大廈完工啟用,開始提供醫療服務。

【陳啟川捐地說明】

陳啟川慨捐高醫土地緣由

陳啟川十三歲時赴日本讀書,進入慶應義塾大學附設普通科就讀,歷經初等部、高等部;大學進入經濟學部主修金融經濟。啟川先生行事為人、生活態度與教育理念受慶應大學的薰陶頗深,而慶應大學以自由學風而聞名,以「獨立自尊」為校訓。

民國43年7月,在瞭解杜聰明博士設立醫學院之理想時,啟川先生慷慨捐出了位在十全路上十一甲七分的土地,共同創辦了高雄醫學院,並擔任首任董事長。這是當時啟川先生所擁有的最大又最方整的一塊土地,他即席答應捐出,即是因為其青少年時期的成長與激發的創造力得自於慶應大學的影響,他亦仰慕慶應大學創辦人福澤諭吉熱心教育,因此他一直期望在台灣能有一所相同水準的高等學府。尤其切身盼望在高雄能有一所優質的大學以作育英才。在臺灣辦一所像慶應一樣的大學,要有醫學院並附設醫院,這個夢想的時間點,終於到來。

陳啟川捐贈地非屬「耕者有其田」之徵收地

1951年(民國40年)6月7日,總統公佈〈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對承租人(佃農)極為保護。即規定佃農收穫的37.5%繳給地主、15%作種(購買種子、以備下次耕作),剩餘部分即為佃農所有;另規定每個租期至少6年,以避免地主任意更該租期或撤租。

1953年(民國42年)1月26日,總統又公布「耕者有其田條例」(文件一)(文件二) (文件三) (文件四) ,進行第二步的土地改革。於是大量地主出租的耕地被徵收後,放領給現耕佃農或雇農。但若土地符合下列規定,則不用被徵收:

因部份地主認為吃虧過大,及建設當局恐妨礙都市發展,紛紛呈請省政府放寬;省政府為此召開多次會議,決議台北、高雄、基隆三個市區的都市計畫實施範圍內之私有耕地,由於符合政策規定,免予徵收。 (文件一)

據1953年(民國42年)5月2日《聯合報》報導:「臺灣省政府對此問題曾於(民國42年)4月29日下午,舉行『臨時委員會議』,專案討論,全體委員一致認為台北市為中央政府及臺灣省會所在地,高雄市為本省工商要港,(基隆市亦為工商要港,該市都市計劃無耕地)合於實施耕者有其田第9條及施行細則第22條之規定,因其已經公布劃定分區使用標準,在其都市計劃實施範圍內業經實施建設,故一致決議此三市都市計劃實施範圍內之私有出租耕地,應免予徵收。」

《高雄市耕者有其田工作概況》 (文件一) (文件二) (文件三) 記載高雄市都市計畫實施區域內,其中「南和興物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啟川,共有128甲免徵耕地。後來陳啟川所慨捐給高雄醫學院建校之土地,即為此128甲其中之地。

從時間點來看,「耕者有其田」政策實施中,土地徵收放領工作自1953年(民國42年)6月1日開始辦理,至11月間結束,土地所有權已各歸自耕農所有。而陳啟川於1954年(民國43年)7月允諾捐贈給高醫之土地,如果是國家徵收地,陳啟川就不可能有土地所有權,更不可能有權捐贈。

由省政府教育廳呈報 教育部公文,可知1954年(民國43年)9月30日,南和興產公司董事長陳啟川將11餘甲的土地所有權狀贈與高雄醫學院,立有贈與證書(三民字第00977號土地所有權狀),並由高雄市三民區公所區長監證後,由高醫執存。可見民國42年底,陳啟川那塊所有地並未被徵收,才會擁有該土地所有權狀。教育廳督學赴高醫視察所呈報教育部公文,又加上三民區公所區長之監證,可證實該地確實屬於陳啟川。

而在〈高雄醫學院成立後第1年度業績〉載,民國44年1月21日,杜聰明院長親自前往高雄市政府,領取「基礎醫學教室」第1棟建築物執照(高建字第2540號,正建字1326號)。即表示該陳啟川捐地「未屬耕者有其田政策之範圍內土地」,才能領得到建物執照。(見《高雄大學同學會雜誌》,卷2,號1,頁23,民國45年10月16日)

然而時過境遷,民國43年第一次立下的贈與證書已遺失,現今所能看到的贈與證為民國49年12月30日,登錄於南和興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劉玉女士(高雄醫學院董事長陳啟川母親),將所持有的高雄市大港段80-1號,面積11點4637甲土地,由高雄醫學院董事會董事長陳啟川交付校地之〈贈與證〉,證明以無償條件贈與高醫董事會,以供為育英事業,創設醫學院之用。該〈贈與證〉由高雄醫學院總務處保管組保存,現於高醫「校史室」展示其副本。

高醫土地問題的處理與解決

陳啟川所捐贈給高雄醫學院之土地,雖然依「耕者有其田」政策免予徵收,土地屬於陳啟川私人所有,但因該土地有佃農在耕作,若要收回土地用於建校,依政府規定,尚需於「租佃委員會」中,溝通協調,妥善安置佃農,以利佃農另謀生計或轉業,亦合乎人道主義。

同時期建校的其他學校,也面臨此問題。當時政府努力推行〈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耕者有其田條例〉等土地改革,連擁有黨國大老居正為背景的「淡江英專」創校、有美國教會團體力量的「東海大學」創校,以及擁有國有土地的「省立高雄女子師範學校」創校,於面對該校地的佃農,皆需要付出新台幣補償金。杜聰明曾在1955年(民國44年)3月1日向「高雄市政府耕地租佃委員會」驚訝指出:「美國教會團體為本省子弟青年,要提一把大款額來臺中,開辦一個東海大學,佃農拒絕提供耕地,要求不合理的,多額的,新台幣補償。又淡水有志人士,零碎樂捐,向地主買一塊土地,要提供「淡江英專」為校址,聞其中有2、3個佃農,亦頑迷貪慾,再要求多額新台幣。其他,讓杜聰明最不能理解者,高雄市林德官女子師範學校之校址問題,此土地原來為日產,當然歸屬國有土地,對國有土地,政府要用,要設省立學校,何必政府再要每甲提出2萬4千元給佃農乎。」

連公立學校要使用國有土地,都要付補償金;「私立高雄醫學院」當然也需支付,補償佃農的損失及其未來生活的資金。在普遍需與佃農協調的大氣候下,高醫共分三次收回建校校地:

高醫土地佃農補償金收據與「三七五」租約註銷相關史料
民國57年高醫與佃農吳○春、孔○代、彭○錦的協議書 文件
民國57年高醫與佃農高○食的協議書 文件
民國57年4月17日佃農孔○代領補償金的收據(一) 文件
民國57年4月18日佃農孔○代領補償金的收據(二) 文件
民國57年4月17日吳○春領補償金的收據(一) 文件
民國57年4月18日佃農吳○春領補償金的收據(二) 文件
民國57年4月18日佃農彭○錦領補償金的收據(一) 文件
民國57年4月25日佃農彭○錦領補償金的收據(二) 文件
民國57年4月26日佃農高○食領補償金的收據 文件
莊○庸(莊○藏之繼承人)「三七五」租約註銷登記 文件
莊○業「三七五」租約註銷登記 文件
莊○興 「三七五」租約註銷登記 文件
莊○風 「三七五」租約註銷登記 文件
莊○庸「三七五」租約註銷登記 文件
莊○清「三七五」租約註銷登記 文件
民國66年高雄市三民區長核准註銷佃農之租約 文件
民國66年陳啟川切結書 文件

【結語】

作為第一所由台灣人自辦的醫學院,私立高雄醫學院創辦至今超過一甲子,孕育英才無數,留下光輝燦爛的一頁。以下從「人、地、時」三要素分析,歸納出高醫之所以能在短時間內創校,並挺過創校初期十年的財務困頓,最終走向良性循環的原因。

高醫的孕育,是得天時的。當時,台灣醫療設施與人才非常緊缺,國家高等教育資源稀少,趕不上社會與民間所需,因此政府鼓勵私人興學,以解燃眉之急。在此背景下,杜聰明先生與一批有志之士,組織建校籌備委員會,祈能緩和當時臺灣的醫療困境。在杜聰明的倡議與四方奔走下,串聯起全台灣各方人士的人脈與資源;說他是「俠客型」的高醫創辦人,當無異議。

另一位關鍵人物,則是同為「俠客型」的大地主陳啟川先生。杜聰明先前在台北努力年餘,尋求校地,多次碰壁;卻因緣際會在高雄市受到政界與民間歡迎與支持,多方提供資源。最後在緣分的巧妙安排下,得到陳啟川先生慷慨捐出11甲良田,無償贈與醫學院創校。

陳啟川先生年輕時曾留學日本慶應大學,仰慕創辦人福澤諭吉熱心教育,孕育了他想在台灣辦一所像慶應一樣的大學。所以當他得知杜聰明正在覓地建校,這個夢想的時間點終於到來;立即毫不猶豫的捐出他最大最方正的一塊土地,直接促成醫學院的誕生。

因此,高雄醫學院的創建,是得乎天時地利人和的,所以才能在短短的104天即從捐地到開學,創下奇蹟。但創業維艱,身為臺灣第一所必須自籌財源的私立大專院校,於倉促間創校之後,沒有財團金援的高醫,便無時無刻不面臨強大的財務壓力,因此缺錢一直是創辦前十年以來最大的困擾。支持高雄醫學院挺過風雨飄搖的創校初期者,是高醫董事長陳啟川先生。在經費有困難時,皆由陳啟川設法調現、應付。身為彰化銀行董事的陳啟川盡最大可能,協助高醫籌款、存基金生利息,提供強有力的後盾。

由此觀之,高雄醫學院實為杜聰明與陳啟川兩人通力合作的成果。杜聰明負責學校行政、與教育部聯絡往來;而陳啟川則於慨捐校地之後,負擔董事會的監督與募款、經費籌措等工作。然而,杜聰明先生博得創辦人之美譽,在檯面下出錢出力的陳啟川先生卻錯失並列高雄醫學院創辦人之名,實為令人惋惜之處。而陳啟川先生對此是淡泊視之的。高醫第一屆畢業生、前高醫中和附設醫院林永哲院長憶及陳啟川先生,對其做了生動的註解。林院長永哲回憶說:
「啟川伯當高醫董事長時,從不插手人事與採購之事。且曾經向他說:請你把我當成郵差,當我來到高醫,有一張椅子可坐,有一杯茶可喝,就可以了。」

付出而不居功,君子以行言。賢哉!啟川伯。